麻烦去文殊院

早起打车,拦住一辆出租:师父,麻烦去文殊院。

开车的师傅问我:小妹儿,你去文殊院做啥子呢?这个时候是烧早香的时候呢。我答:喔,不是,去和师父喝茶,你还对寺庙多了解的呢。师傅一边打方向盘一边回头看我:你看我像不像和尚?

桑格格(作家)

我定睛一看:嗯……还没有嗯完,他哈哈一笑:我以前就是和尚!看女施主面善才露个前尘像哇!

他双手熟练地右拐,完了又左拐,自顾自唠叨了句交通:这个时候不过又要禁行绕一大圈啰……我大吃一惊:你以前是个出家人?!他单手握方向盘,腾出一只手来行比丘礼,半是调侃半是认真:贫僧静玄。我:咋个又还俗了呢?

这个问题问出来,他大大“唉”了一声:咋个?还不是出家的地方离屋头近了!哪个都找得到我。我本来在庙子头清清静静做功课,一会儿,农忙的时候我妈来找我,喊我回去收谷子。你说,谷子不收沤在地里要坏了得嘛!好可惜嘛,憋到回去弄;一会儿,我婆娘又来找我,说屋头的房顶漏水,喊我回去捡瓦,你说婆娘家家的,这些活路咋个弄得来嘛!又憋到回去捡瓦!

……他嘴巴上是说,眼睛却把路面情况全部收在眼里,一个穿红裙子的女子横穿马路,他一个急刹,三爪两爪摇下车窗就骂:你想死慌了嗦!清吧早的阎王就请吃席嗦!然后他又快速摇上窗子,一个油门开出去,红裙子回骂啥一点也听不到。他表情怡然。

红灯,停。他转过身来:女施主莫见怪啊我刚才犯了嗔戒。现在开车子,哪怕就是弥勒佛开,都绝对都要遭气死!你就当是个菩萨的愤怒像哈!呵呵呵!

我把他惊为天人,问:那个,你有老妈还有婆娘,咋个舍得出家呢?他说:其实说句老实话,不管是老娘还是婆娘,他们只是喊我回去帮哈忙,她们也是信菩萨的,不得为难我,晓得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做个正儿八经的人。只是我那个小崽崽,读小学,还要背起书包来庙头找我喊我去给他开家长会,喊我爸爸抱到我大腿哭得汪啊汪的。这下我就稳不起了,直接脱了僧袍,就跟他去开家长会了……所以啊,施主,认真出家,要离家远一点喔……

车子终于稳稳停在了文殊院的门口,我下车,付钱。他把钱找给我,把最后两枚硬币按在我手心里:施主,祝你早日离苦得乐。我答:阿弥陀佛,多谢师父。